青陆予

天容海色本澄清
微博@长安夜听雪

 

【李泽言】山海旧事·招摇山4

04

这一日他正准备做桂花糕,魏谦急急慌慌跑来,同两百年前一样,和他说北林闯进一个女人。
一个身穿嫁衣的女人,昏倒在林中。

他把她带回,察看一番发现她腿上有小伤口,但是饿昏的。当即为她处理伤口,清洗面颊,喂她服下祝余,便坐在床边细细打量她。

还是和当年一样的面容,不过眉毛画得淡了些。一身火红嫁衣,难不成又是逃婚?魏谦正要进屋给他端茶,却见他凝视着床上人摇头轻笑,便静静退了出去。

日薄西山,她醒了,有些虚弱地问:“你……是谁?”

他手中折扇开开合合,眼眸如星:“隐居于此的落魄贵族,李泽言。”

她欲起身却被他按住,他摇头示意不必如此。她颔首道:“小女林悠然,多谢李公子相救。”

“姑娘先休息,明日再言。”


第二日,魏谦头疼地围着他打转:“这么说,这次岂不是留不下她了?毕竟人家是去成婚,又不是逃……婚……”

被他冷眼一扫,魏谦语气立刻弱了下去。而他打断魏谦的话,并不是否认他说的内容。

确实如此。她本是去印州成婚,路上遇到劫匪,趁着人多混乱一路奔逃,最后逃到招摇一带,好几日米水未进,这才昏于林中。

她前去成婚,是媒妁之言,还是自许倾心?

又过几日,她精神好多了,饭量也增了不少。李泽言问她喜欢吃什么零嘴,她答酸口山楂做的糖葫芦。李泽言第一次在吃饭时滑落了筷子。

她不会记得他们的前事,但舌尖已为她悉数篆刻。

陪她吃完饭,李泽言道:“姑娘身上有伤,不如在此再修养几日。在下略通医术,可为姑娘调理身子。”

她应了,却见他欲语还休。想追问,但他已起身离开了。

他为她开了方子,她喝了便昏昏欲睡。她问这是为何,李泽言难得地一派胡言了一次:“姑娘之前疲累过度,如今当先补眠,继而进补食。”

她不懂医术,但自己为他所救,所以选择相信他。

他自是存了别的心思。

在她睡着时坐在她床边,眼神似清似迷,神情时喜时黯。他会轻抚她的脸,刮刮她鼻子,拨一拨她耳垂,像百年前叫她起床时一样逗弄她一下。彼时她会睡眼惺忪地冲他撒娇:“李泽言,我困……”

而此时,只有两人的呼吸声。


每日中饭后服药,一睡便是夕阳西下。清醒的时候她会听他讲这山上的逸闻趣事,常会被逗笑。她无意间说到儿时家里养过很可爱的小兔子,可是带出去玩的时候兔子跑掉了,次日他便弄了只兔子来,说是给她解闷。

魏谦抹了把汗,那是李泽言一大早飞到几十里外的闹市上买的。镇子上卖的兔子又肥又大都是用来吃的,一点也不可爱,李泽言便飞身到三十里外的大城邑,勉强找到了算是可爱的兔子。很难想像李泽言这样不苟言笑、对俗事甚是风轻云淡的人,会去集市对老板说“你的兔子长得不够可爱”。

她抱着小兔子在院子里转圈,却见魏谦在一旁憋笑,便停下来一脸茫然地问他:“你为什么想笑?”

正在想象这位山君在集市上挑兔子的场景的魏谦正要笑出声,却见她身后李泽言锋利如快刀的眼神,一个哆嗦,连连摇头:“无事、无事……”

他送给她一个玉镯,她本要推辞,但见他脸色黑得吓人,便收下了。自她说自己当快些赶去夫家后,李泽言的脸色就一直不大好。

魏谦劝道:“山君,你若真想留下她,并不是留不下来啊。”

李泽言只是临窗而立,没有回话。

留人而已,又不是没留过。可如何能留住她的心?

  5
评论
热度(5)

© 青陆予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