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陆予

天容海色本澄清
微博@长安夜听雪

 

【李泽言】山海旧事·杻阳山07


07
很多年过去了,魏谦被悦悦葬在了杻阳山,悦悦每天会去看看他的墓。

又很多年过去,悦悦不知从哪儿打听到魏谦的转世,欢天喜地地去找他了。

如果李泽言的时间没有被停止,这时大概也转世了吧?她不知道他能不能醒,但在努力地蓄积灵力,希望他醒来时看到的是她为人的美丽模样。

她的头是白的尾巴是红的,所以化成人形总是一身白底红纹的裙子。她想到自己一直忘了问他这身裙子好不好看,若不好看她就换个虎纹①的外衫,不知道会不会被他批评。

不过他醒来时她还是鹿蜀模样。她在他躺椅边睡着了,感觉有人摸她的头。抬头对上那双熟悉的眼眸,清澈如流水,不留任何过往的痕迹。

他忘记她了。她猜是那几丝灵力为他修复心脉,代价是失去记忆。忧郁了几日也就好了,因他醒来了,一切可以再度开始,一切都有希望。

她知道自己的鹿蜀皮放在他屋中箱子里,所以她从不靠近那个箱子,她也不再去想这件事。
但属于她的东西,她也避不了。

那日风雨大作,他不见她便出去找,屋里火烛被风熄灭,他想给她披个什么就摸黑从箱子里随手抓出个东西,然后大步出门。

他找到她,发现她右后腿有伤,似乎是被林中锋利的叶子刮伤。从腋下抖开给她披上,她却觉得背上剧痛,痛昏倒地。

醒来是在床上,在他怀里。她感觉到自己的腿已被包扎好了,又看到自己细长的手和白底红纹的衫子,心里一惊:怎么变成人形的?

记忆一点一点涌来,她便明白了。那鹿蜀皮本就属于她,披上背便又回到她身上,那阵剧痛是皮肉的再度粘合。曾经分出去的灵力和剥出去的皮都回来了,灵力已被补全,她应该与最初一样可以自由化人形。

“醒了?”
“嗯。”
她抿嘴笑,觉得这就像平常夫妻的平常对话。

他又把她往怀里紧了紧:“我特意托悦悦去问让你恢复的办法。受痛了,对不起。”

她这次很快反应过来:“你没忘记!”

“我没忘。”

他实话实说,她没有反驳。语气低沉地问:“为什么?”

“我不希望你一看到我就想起过去,那些太痛了。如果你跑了,我怎么办?那不如我率先忘记。”

她抬头,往上拱了拱:“那现在?”

“这些日子听你絮絮叨叨,知道你并不想忘记。我想顺遂你的心愿。”

他将她越抱越紧,最后一声长叹:“我是无奈娶亲的。”

“我知道,魏谦同我说了。”

她想好好和他在一起,就像寻常夫妻那样。他也是。


她问他她的裙子好不好看,他说把红纹改成红线刺绣更好看。

她告诉他自己当时被骗了,原来他当年成亲后不想要孩子。他一如既往地捏她的脸:“也不尽然。我只想要和你的孩子。”

她闻言红着脸推开他想跑,却被他抓进怀里:“别跑了,又跑不掉。”

她昏倒了,李泽言很紧张,把悦悦和转世魏谦都叫来了。悦悦笑着恭喜他们,李泽言愣了愣,随即让悦悦吩咐周围的小动物们安静,别吵到悠然休息,自己则坐在她床边凝视她的睡颜。

这些年风风雨雨地过来,他们都曾重生,现在他们创造了一个新的生命。

她醒来,觉得他眼神有些不同,好像心花绽放的光芒绚烂到眼里。

他掌着她的手摸住自己的一缕头发,声音清朗:“不是人的头发都很软②,是我的头发这样软。以后,让孩子也摸摸看?”

——————完——————

①鹿蜀头白,身虎纹,尾红
②初遇时,她为他治心绞痛的时候抚他头发,说“原来人的头发这样软”

  11 3
评论(3)
热度(11)

© 青陆予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