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陆予

天容海色本澄清
微博@长安夜听雪

 

【许墨】危险关系·欲罢不能(1)

附:恋与产出目录

 

许墨×私设女主


极致的美味都坐拥黑暗,夜里的饕餮让人欲罢不能


微博@长安夜听雪


说明请戳一点话说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他淡笑着往她碗里夹菜,油汤正将滑下筷尖,他眼疾手快点上米饭。他一向眼疾手快,就像刚刚在楼下,她刚想发出写有暗号的短信他便一把拉住她的手。顺带温和地示意她,出门时应该与他相握。

她本想发问,他是不是认定他的温热可以阻止她。

终究没问出口。想起他的心是那么凉,肌肤相亲,只有情欲滚烫。

 

回来她就呆坐在沙发上,两手交叠放在大腿上,一言不发。

是哪里出了漏洞,才被他发现。本以为无害笑靥能抵住那双淡紫眸子的绵里针,可总有缝隙让他的眼角余光渗入。不费他正眼,秘密被他的余光穿透。

她有些挫败,但身为RS一情所①的新毕业生,不能给组织丢脸。刚刚出门逛街一路上她都在敷衍,现在想来,他应当是早就知情而佯装不知,利用生活琐事和她周旋。

 

他去接了电话,她偷听到电话内容,知自己已不能再留在此处。他在电话里说,他已经把RS的人扣下了。不正是她?接着应该是被拘到BS总部,进行审讯盘查。BS的审问手段她是听说过的,可谓无所不用其极。想着早上他还佯装不知,应不至于下午就拆穿,趁他还在书房,赶紧溜。

但她低估了他,低估了Ares的敏锐与心计。刚出门还没走到电梯口就被他抓住,扭头看向身后的人,他了然的眼神宣告她溜走失败。

被他缚住的右臂酸麻,目光交界处是他无声的质问与她冷情的回应。楼道间的灯忽然闪烁不定,却提醒了他,让他微微收了力道:“弄痛你了?”

她冷哼,趁此抽回右手,一个旋身绕到他身后。正要一手击向他后背,他却更快转身,连步推她向后,把住她两手手腕儿,将她摁在墙上。

 

“Ares的身手,”她喘了口气,嗤笑,“果然不错。”

他贴着她的唇轻言细语:“我身手不错,你居然现在才认可?”

她撇过头冷哼一声,不愿多想这暧昧的话中有话。他轻笑,一边用鼻尖勾勒她下颌的轮廓,一边道:“不过,能得到一情所优秀毕业生的认可,也不错。”

他果然知道。

“不愧是BS的Ares,消息灵通思维清晰,理性得不似凡品。”

他带了点调笑的口吻:“你的称赞,是源于你没能让我的理智溃不成军?”

 

灯忽然灭了。头顶传来令她不悦的声音:“生气了?”

后背是冰冷的墙体。他居高临下俯视她,待灯再次亮起,只看到她扑簌的睫毛。他低头看她,她不甚配合地别头,他便惩罚式地咬住她的下颌。知道她的敏感,又贴着她的身体,舌尖的挑逗顺理成章地进行。湿濡的触感惹得她恼羞成怒,一个摆头便咬住他的唇。他微勾起唇——这真不像是一个情报员会做出的反击。但这恰恰证明,她还是她。

黑暗里她看不见他勾起的嘴角,无从知晓他内心的暗喜。

唇舌相交,互品气息,互度液体。他不知疲惫地在她口中索取,这个交吻宛如你攻我守的游戏。对她,他一向有耐心,和之前那些夜里对她极尽耐心一样。他与她越贴越紧,几乎是用整个身体把她压在墙上。体温隔着两层衣服互相交融,酿成一片灼烫。

最烫的地方,好像在他心脏的位置?

 

这个男人似乎很轻易就能挑起她的情欲。她不愿承认在自己有限的记忆里,他是她经历的第一个男人。于是她怀疑,他是不是已经身经百战,才至如今玩起花样来这般熟稔?

被箍住的手有些无力地垂下,她心里却陡生一股气。凭什么他从别的女人那儿练出来的东西,要试在她身上?

她开始挣扎,不想被他牵着鼻子走,却总是躲不过他的追吻。她正准备再咬他一口,他却忽然离开她的唇,重重将她扣进怀里,继而一口衔住她的耳垂,细致地吮吻。她有些难耐地喘息,无力地敲打他的背。

楼道的灯开始急速闪烁,证明她的心绪起伏不宁。她是要离开的,怎么成了现在这般纠缠不休的局面。

 

她要走,她不能不走。

察觉到自己已经快到情欲侵袭、理智溃散的临界,她有点着急。他要抓她,是她的敌人,却带着“就这样在一起”的姿态,带着占有的欲望,一点一点地浸染她的心。他到底想做什么?

她哭了。不是她想哭,只因这大概是现在唯一可行的办法。

 

果然,他停下了。眼里的清明一点点恢复,像是从爱欲的渊潭里一步步走上岸,水汽被阳光蒸腾,化作一片温和的氤氲。

他叹了口气:“虽然我一向厌烦这种女人的小伎俩,却偏偏很吃你这一套。”

 

距离拉开,又是一个时机。她飞快抬手至他颈边,两指间夹着的物什即将刺入他皮肤,却被他截住。捏着她手指的力气很大,她根本无法抽手。他的眸子微微冷了冷,将那小物拿了下来,端详片刻,冲她无奈地笑着摇头。

她有点震惊地看着他把那东西扎进他自己的身体,轻轻一挤,药囊里的药剂随之流入。可他还一下又一下地抚着她的头发。

“你觉得我现在有事吗。”他微笑着凑近她,“RS的药剂,不过尔尔。”

“看来Ares是百毒不侵之体。”她声音微颤。为什么他还能动?一个晃神,颈边微微一痛,随即半边身体麻木。

“好你个许墨!”她恼怒不已。他之前不知何时拿走了她另一只手上的药囊,居然还偷袭她。这下她怎么也走不了了。

他将她打横抱起,不忘笑话她:“我有理由认为RS的毕业考试有很大程度的水分。第三名的优秀毕业生,居然在和敌人交手时走神。”

“所以我不够合格?我得第三名是因为考官放水?”

走进房间,放她在沙发上坐下:“不是你的问题。是你遇到的人,恰好是我。”

“……”我知道你很厉害,但也不需要这样自夸吧?

 

他给她倒了杯水,还体贴地放了根吸管。也是,她现在半边身子僵硬,且另外半边身体也开始发麻,动弹不得。

他端起杯子,将吸管递到她嘴边:“不是我百毒不侵。是你舍不得我死,所以把毒药换成了RS特制的麻痹剂。而这个麻痹剂,对我无效。”

反正是他手下败将,她懒得继续矫情抗拒,何况她真的渴了,也就毫不客气地含住吸管。

喝完水她没好气地回问他:“我为什么会舍不得你死?”

他摊手:“你都不知道,我怎么会知道?”

 

她决定另起话题,说正事。

“你打算什么时候把我交到BS总部?”

他用“我从没这样想过”的诧异眼神看向她:“交到总部?如果我想让总部处理,根本不需要把你留在身边。放你出去,你自然会被总部的人抓到。”

“什么?”她有点吃惊,但尽量让语气显得平静,“你不都在电话里上报了么。”

他摇头:“电话是假的,是为了让你自我暴露。不过BS确实在这座城市里找你们。”

她闭上眼睛,理了一理。看来他确实都知道,一情所派了五个人在恋语市打探Ares情报。

“如果你还想好好活下去,还是待在我身边比较好。毕竟,我是BS里唯一一个明知你的身份你的目的,却未对你下手的人。”

她猛得睁开眼:“你威胁我?”

他好整以暇地靠着沙发翘着腿:“我有威胁你的资本。”

“我凭什么信你?”

“凭你想活下去。”

 

真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。良久,她咬牙切齿地道:“我知道了,我会安分守己。”

他笑着点头:“之后要乖。”

 

他正要起身,她连忙叫住:“我有问题要问你。”

他推了推眼镜:“你说。”

“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,何不直接揭穿,非要我自己暴露?”

“揭穿可以被否认,我不喜欢与人争辩,更不做无用功的事。”

 

“为什么现在保我?”

“我对你有兴趣。”

“你喜欢对敌人产生兴趣?”

“不可以吗?”

 

她无奈,再次另问问题:“……为什么麻痹剂对你无效?”

他狡黠一笑:“保密。”他站起来,看样子是想结束这次对话,“这次就当捡个教训。你实战经验不足,要学的东西还很多。”

 

他没再给她发问的机会,径直起身去了厨房,留她独自沉思。

接到探查Ares相关情报的任务时,她还有些惊讶。其他四人都是一情所的前辈,自己虽名列前茅,实战经验却甚少。组织的人说,让她跟着前辈们涨经验。可来这儿后大家都分头行动,她连个跟班都没当成。事实证明现在的她根本不是Ares的对手,又为什么要被分派到这个任务中?难道是组织判断失误?

 

还没思索出答案,他已经把饭菜端上桌了。只有一碗饭,因为他给她煮了面,是她喜欢的臊子面,热气腾腾格外诱人。奈何麻痹剂要6小时才会失效,现在她只能干看着面吞口水。

当他端起碗喂她时,她直接张嘴开吃。

他抽了张餐巾纸给她擦嘴角:“看样子,你很享受敌人的服务。”

“如果你想饿我肚子我也没办法,但你没这么做。何况之前你喂我喝水我也喝了。”

他拍了拍她的头:“真是一不做二不休啊。”

 

收拾完已经十一点多了。他仍如往常,把她抱到大床上。她却瞪着他:“我们现在是敌对关系,你还敢和我一起睡?不怕我半夜对你动手?”

他站在她身后,帮她摘下发绳:“我敢把你留在身边,自然不担心这个。”说罢把发绳放在她那侧的床头柜上,松了松她的头发,“以后别把头发扎太紧。”

听他关怀的话语,她一阵心烦,催他别杵在这儿赶紧去洗澡。待浴室传来水声,她目光忽然有些凝滞。

他们现在,算什么关系呢。他待她如恋人,可他们不是恋人;已证实是敌人,又不像是敌人。

真是危险的关系啊。

 

他换好睡衣进卧室,只看她两眼眯眯困得不行。他解开她上衣扣子,准备给她换睡衣,却被她迷迷糊糊地阻止:“不换睡衣了,你回答我问题就好。”

他拨了拨她头发:“困了就快睡,明天问也不迟。”

她很坚持:“我现在,现在就想知道。我到底哪里出了纰漏,让你察觉我的身份。”

他关掉她那侧的床头灯,静坐在床边,似是自言自语:“你做的很好,本没暴露什么。问题不出在你,而在于RS的安排。”

 

他们不该把记忆不全的你送回我身边。我宁可你带着记忆,恨我当初未保护好你的无能。现在这样,对你不公平,对我……也不公平。

 

他俯下身,轻吻她额头:“如果你早知道麻痹剂对我无效,会不会真的用毒药对付我?”

她哼哼了两声,已经睡熟。他无奈笑笑,心道,不知道答案也好。

 

至少,你还是你。你从来都是你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①一情所:RS的第一情报所

  26 2
评论(2)
热度(26)

© 青陆予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