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陆予

天容海色本澄清
微博@长安夜听雪

 

【李泽言】山海旧事·杻阳山06


06
李泽言和罗小姐并没有多子多孙,反倒成亲三年膝下无子。不过李泽言的父母都已仙逝,也没人催促他。他每日忙着生意,并无太多时间陪伴她。

为什么会娶她?还不是罗家用了些下作手段,让罗小姐假装失身于他,逼他成亲。怪他防备失当,他接受了。反正李府家大业大也不在意多养一个闲人,至于这个闲人有个“少夫人”的称呼倒无可厚非。

这少夫人动了很多心思,可他就是不碰她。最后得知人穿戴鹿蜀皮可多子多孙,便去杻阳山找悠然。

她瞒着李泽言去了杻阳山,本来还怕悠然不从,却不料悠然点头了。

悠然不知李泽言与他夫人素有嫌隙,但也不是被她一番求子之心打动。只因她那句:“李泽言也想要孩子的。”

悠然答应了,背上一整块皮被剥下来。李府里的悦悦正在浇花却手一抖,水洒满地。

接着一阵大雨,天雷阵阵,有人急急忙忙跑来说少夫人在杻阳山半山腰被雷劈死了。李泽言带着魏谦前去,悦悦心里一片慌乱,一同跟去。才走到山口她就感到山里有灵物灵力溃散,还有浓重的血腥味,心道不好,扔了伞跑去看。

刚把少夫人殓了,魏谦就听到老前面悦悦的惨叫。魏谦和李泽言上去,只见悦悦跪在地上抱着一个小兽嚎啕大哭。那小兽魏谦不认得,李泽言却是认得的。多年前就认得。

听少夫人的随从说了来龙去脉,悦悦眼里全是血丝,冲他们吼道:“你们少夫人死有余辜!残害灵物,自有天罚,死有余辜!”

继而化作原身旋龟,又化成一片云烟,裹着鹿蜀消失不见了。

下山时李泽言问魏谦:“如今你知悦悦身份,待她之心有变否?”

魏谦摇头,难得的深沉语气:“在李府我就发现了。她不小心吃了悠然带来的溪果,露出了像蛇一般的尾巴。”又突然失笑,“我原以为她是蛇精,又想蛇精爱貌好之人,我也算是沾光了。不料原是个有蛇尾巴的小龟。”

“我甚羡慕你们。”

魏谦僵在那里。他的少爷,竟会羡慕?

李泽言很羡慕,羡慕他们能好好在一起,现在也能放开手。而自己和悠然,是否都太执拗了?

悦悦想尽办法给她续命。两天后从山下送来一碗心头血。

从此,李家公子卧床不醒。

她醒了,悦悦抱着她哭泣不止。她随后知道自己需要常年蓄积灵力,很长时间都无法化成人形,也无法离开杻阳山。

她问自己是如何得救,悦悦支支吾吾好一阵,终是咬牙告诉了她:“李泽言送来一碗心头血。”

她木木地杵在那儿,尾巴都忘了摇。她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,心头汇聚灵力,那碗心头血融了自己当年分给他的灵力,救了她的命,他便……卧床不醒。想来也是最后几丝灵力环绕住他的心脉,停住他的时间,保他一命。

悦悦和魏谦决定把李泽言送到杻阳山来,把之前的小屋改造成精致的林间竹屋,供李泽言居住。李家生意由魏谦撑着,他每半月上山一次。

她又成了那个小兽,日日陪在他身边,每天衔些好看的花来放在他的躺椅上,有时会轻吼给他唱歌。她从魏谦那儿得知了全部,便想他并不想要孩子,那女人是骗自己的。


  5
评论
热度(5)

© 青陆予 | Powered by LOFTER